两岸台学者蔡东杰:未完答卷已变「限时答卷」

时间:2020-04-26    作者:     525 次浏览

两岸台学者蔡东杰:未完答卷已变「限时答卷」 中兴大学国际政治研究所教授蔡东杰22日在中国时报时论广场撰文指出,台湾目前的发展似乎面临了内外交迫的窘境,其中关键当然是「那四个字」,也就是「九二共识」。全文摘编如下:
 自今年初大选结束乃至5月正式政党轮替以来,台湾的发展似乎面临了内外交迫的窘境。在内部方面,各股不满的社会力量纷纷走上街头,预约抗议热况甚至直接排到年底。至于外部方面,两岸关係的瞬间冷却在形塑对台压力之余,也因可能埋下区域安全变数而引发各界关注。其中关键当然是「那四个字」,也就是「九二共识」。
 无论我们如何评价2008至2015年间的两岸关係进展,「九二共识」无疑是稳定双边和平互动的重要基石之一,相较在此之前数十年间的对峙与疑虑,某种和平曙光首次成为可能想像的未来选项。
 儘管长期以来,各主要政党不断针对「什幺是」九二共识,乃至于到底「有没有」此一共识,彼此争辩不休;其实,这个问题本身或许并无意义,真正的关键在于:若真想解决问题,没有共识绝对不行。进言之,冲突本来就源自双方明显的不同立场,所以要嘛就任由它去,各自吸收无可避免的后遗症,要嘛就是坐下来一起找出最大公约数,这就是共识。
 如同在台湾,所谓九二共识从1990年代一个隐晦指导原则,慢慢走上檯面成为一个政策名词,如众所周知,中共最初也未必赞成这个「一中各表」的共识,终于仍将它视为一个可接受的说法。其中固然可发现某种变化趋势,至于导致变化产生的,表面上是妥协,实际上是种理性需求。
 自2008年以来,两岸「追进度」地连续签署了20余项协议,虽然部分内容引发反弹与不同意见,但就双方实际交流之密切程度,与缺乏制度支撑所隐含的潜在挑战看来,不管协议能解决多少问题,抑或同时带来多少问题,有协议绝对比毫无规範来得好。更甚者,制度之目的本在降低「交易成本」,一旦既有制度被暂停或解体,成本自将再度浮现。
 当然,透过彼此妥协达成的共识,理应在「合意」下进行,但略有社会经验者也都了解,前述合意性的妥协只有在双方损害相当时才可能出现,由于台湾在当前两岸互动中居于相对劣势,尤其是经济,一旦既有协议出现变数,无疑将成为受伤较大的一方,这也是大陆方面始终不动如山地坚持「九二共识」的缘故。无可否认,由于台湾对国际贸易的高度依存,在东亚是少数依存度超过100%的国家,加上近年来向大陆市场高度倾斜,自然提高大陆对我方操作「经济战」的机率,并大大缩小了台湾的迴旋空间。
 因此,除了提醒蔡英文政府还有一张「未完答卷」外,进一步要求「限时答卷」的压力亦接踵而至,近日海协会会长陈德铭便再度公开喊话:「不能让我们去猜,…现状就是两岸、两会是在九二共识上交往。不维持这个现状,我就没法做下去了。」当然,我们或可质疑大陆方面「立场干嘛这幺硬」,但揆诸现实,哪个政府跟党派没有自己的「神主牌」?正所谓「怕热就别进厨房」,既然执政就无可卸责。有挑战是自然的,重点是如何迎战并解决问题。至于想解决问题也没有第二条路:没有共识,就没有未来。
  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